......

  “黑白无常,幽冥宫......”

  从大战开始之前就陷入沉思的安奇生缓缓回过神来,心中诸多思量暂时按下。

  心念一动间,秦洪海心头的巨灵神就为之颤动,似要活过来一般。

  太极神庭是此时安奇生道法的大成,其所孕之神灵某种意义上来说,甚至是可以独立于他之外的身外化身。

  自然操纵随心。

  轰!

  一声巨响,秦洪海心中顿时失神,恍惚之间,似乎再度看到那一尊威严的神将身影。

  这一瞬,他福至心灵:“恳请神将出手,退此大敌!”

  嗡~

  心念升起的刹那,秦洪海只觉心神陡然间为之拔高,倏忽而已,似已升到高天之上。

  他仍能感知到自己的身体,但却好似一个局外人一般。

  看着自己从废墟之中站起。

  轰!

  这一起身,伴随着的就是一道惊天轰鸣。

  无形无质的灵机肉眼可见的化作一道道狂龙,撕裂气流发出一道道音爆之声,无比汹涌的倒灌而下,轰然没入了秦洪海的身躯之中。

  “嗯?!”

  “咦?”

  “这是?”

  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惊动了交战之中的四人,包括乔摩柯在内的几人纷纷凝神,交手之中都忍不住看向那道道灵机交织的中心。

  只见狂风漫卷,灵机如龙,彼此碰撞纠缠之间,竟迸发出一道令四人都为之惊悚的气息。

  “那是....洪海?”

  饶是在交手之中,乔摩柯都不由的心头一震,猛然一拳击出,就自后退罢手。

  作为他曾经的亲兵,秦洪海他当然不会不认识。

  数十年征战,连他都几次险死还生,他最初那一批亲兵活下来的更是屈指可数。

  秦洪海就是其中之一。

  只是秦洪海资质一般,数十年修持,也不过‘本命’修为,纵然天赋异禀,体魄强大,可也比不过一尊入道修士。

  而此时的气息,却何止是入道?

  哪怕是他们几人,也未必能够比得过了!

  “血脉返祖?!”

  看着气息层层攀升,在灵机缭绕之中兀自膨胀的人影,白衣人瞳孔一缩,心头翻起滔天大浪。

  相传金丹九转能够逆天改命,自此超越彻底超越凡俗,发生难以想象的蜕变。

  他们的血脉彻底的改变,即便传承后世,也有着返祖的可能,且一旦返祖,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!

  “此人果然有着古怪!”

  黑袍人也是吃了一惊,挥舞如龙勾魂索将孤月老尼打退,方才神色严肃的看向秦洪海。

  自传说之中那一场未知变故发生至今的这数万年里,那些传说之中的强者少有现身。

  什么样的血脉,能持续数万年兀自觉醒?

  “退!”

  突然,白衣人神色一变,哭丧棒猛然回落,横在斜上方。

  轰!

  下一瞬,狂风骤起。

  一只犹如黄金铸就的拳头打破风流倏忽而至,在一众人的注视之下,似慢实快的砸在了哭丧棒之上。

  嗡~

  只是一拳横压,背靠而立的白衣两人就只觉脑海轰鸣肃的看向秦洪海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进行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