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李滨知道周凌被人打了,一早就急匆匆的赶往北京。她已经有二个星期没见过周凌了,自从周凌从广州回来,刚开始两人的交往很是频繁,但随后无论见面还是电话的次数都逐渐稀少,周凌总是有事没时间的推托。

  前天周五刚好林健下乡演出,李滨就很想周凌过来看她,但周凌说几个老乡来北京晚上要宴请,结束后会联系她,但过了一夜也没等到周凌电话,这让李滨很是心酸气恼,赌气不想理他,第二天都晚上12点了,依旧没有周凌的电话。李滨就有些担心,想着是不是和老乡聚会喝多了酒,或者出了什么事,便忍不住拨通了周凌的电话,周凌说自己在医院里,语言含糊不清,好像是说被人打了,就一路担心焦虑的赶来医院。

  到了医院,找到周凌所在的病房,透过门窗玻璃首先看见一个女人的背影,那女人坐在周凌病床前,乌黑蓬松的长发铺了满肩,一看就是昨晚洗了头没来得及打理的,穿着一件蓝色的羊绒长裙,贴身的裙子勾勒出窈窕的背部轮廓,特别是腰臀结合部,线条婀娜,顿挫有致。

  又看见周凌身边出现陌生女人,李滨的焦虑的心情变得有点烦躁,在门口停顿了片刻,定了定神,找回了自己作为大姐的情绪定位,推门走了进去。

  听到门口的响动,袁萍回过头来,一张令女人嫉妒的脸庞映入李滨的眼帘,不是因为美丽而嫉妒,而是因为青春洋溢的气息让李滨很是压抑。

  看到李滨走过来,袁萍站起身来,微笑的问道,你是周凌的大姐吧。阳光般通透的微笑,坚毅而淡定的眼神摄人心魄,李滨烦躁的心情瞬间又变成了幽怨,这女人是谁,和周凌什么关系,为什么比自己还早的出现在病房?李滨狐疑的想着,同时整顿了下心绪,也微笑着回应,是的,你是周凌同事吧,谢谢你来看他。

  周凌躺在病床上,脸上鼻梁处缠着白色的绷带,嘴角还残留些血迹。李滨近身坐在周凌床边,看着他凄惨憔悴的样子,有些心酸。焦急的问道,你这无缘无故的,怎么会被人打。周凌艰难的摇了摇头,袁萍接口道,听警察说,他是在一条偏僻的街道上被人袭击的。

  李滨问道,是谁干的,为什么打他。袁萍答道,还不清楚,警察调了监控录像,那里刚好是个盲区。好端端的他去那里干嘛,李滨心里疑点重重。

  还不知道,袁萍内心其实清楚,但难以启齿。那条街道临近自己小区,昨晚和周凌离开酒吧,周凌是在送自己回家后被袭的。

  有个环卫工发现了周凌,那时他已经昏厥,报了警才被送到医院的。

  那他伤的重吗,李滨心颤颤的问道。鼻梁骨折,掉了一颗门牙,袁萍低下头,神情黯然憔悴的样子,有些心酸。焦急的问道,你这无缘无故的,怎么会被人打。周凌艰难的摇了摇头,袁萍接口道,听警察说,他是在一条偏僻的街道上被人袭击的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进行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