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幕下,有一座泛着微光的房子。

  房子里,男主人阿城正坐在桌边,打量着挺着大肚子的妻子,目光如水。

  妻子斜倚在门框上,迎着丈夫温柔、关切的目光,也是一脸笑意。

  “我们终于攒够了生孩子的钱哩。”

  阿城也面露微笑:“是啊,不过后面用钱的地方更多,我会加油的!”边说边拍着胸脯,像是在给妻子做保证。

  “咚咚咚,咚咚咚,咚咚咚”

  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突然响了起来。

  阿城夫妻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了惊讶,不知道是谁这么晚来敲门。

  阿城起身开门,借着灯光一看,原来是自己的母亲。母亲看见阿城,强挤出一丝笑容,用乞求的语气说道:“阿城,再借我20万吧”,又加重了语气:“急用!”

  阿城心里一抖,下意识的回头去看妻子,只见妻子已是一脸惊慌,阿城的目光又从妻子的脸上移到了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上——那是他下个月就要出生的孩子。

  阿城猛的回头,像受伤的野兽一样,嚎叫道:“没有!”说完一把把母亲推开,“哐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  不知过了多久,周遭一片死寂,阿城发现妻子已经回屋了。再抬头看着这狭小的屋子、破旧的家具、无处不在的各种杂物……阿城颓然无力的坐倒在地上。

  第二天下班,阿城没有像往常一样急急忙忙的赶回家,而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。他看见城市中四散飞起的杨絮,在天空中楼宇间人群里旋转,随即被一只脚、一个喷嚏、一阵邪风,轻松的打落尘埃。高高在上的太阳,像一颗红色的眼珠,冷冷的盯着,似乎满怀恶意。

  阿城无力的垂下头,发涩的眼睛看着停不下来的脚尖,一前一后交错不断的往前走着,渐渐的走出了影子,走出了灯光。阿城猛的惊醒——天黑了。

  面前是一座小酒馆,灯红酒绿,门侧立了一个灯箱,上面写着:阿城酒馆。

  这是阿城母亲开的。

  怎么会走到这里了?阿城摇摇头,想让自己更清醒一些。这时酒馆里隐隐的传来了嘈杂的欢声笑语。阿城透过窗户,看到母亲正浓妆艳抹引颈躬身的向客人敬酒。

  阿城晃了一下,最终木然无语。

  回去的路上,阿城接到一家医院的电话,让他明天早上过去一趟。

  医生办公室里。

  医生敲着一张X光片对阿城说:“你母亲的肾病已经很严重了,需要尽快换肾。她以前来看病的时候,总是在我面前说你的好处,又说常常跟你借钱,这次说什么也不能再麻烦你了。可是,这病不能再耽误,我就自作主张的联系你了。”

  阿城征征的看着X光片,说不出话来。这时,门口一阵脚步声,紧接着一个听不出来是喜还是忧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阿城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  阿城回头盯着母亲,平静的说道:“我把肾给你”,说完不理母亲的大声劝阻,跟着医生去做检查了。

  过了不久,医生回来了,指着手里的X光片对母亲说:“好奇怪啊,你儿子怎么只有一个肾了?”母亲看了看医生,愣了一下,忽又展颜一笑,说道:“哦,那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,当时他爸爸抛弃我们母子,我走投无路,只好用他的一个肾换钱,开了一个小酒馆”,顿了一下,又说:“这个秘密,你不要告诉他哦”。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