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个人收拾出一个长桌子,几把椅子,把带来的零食啤酒拿出来,开始吃喝、畅聊。聊着聊着,二哥突然“哈”的一声跳了起来,在三人面前唱歌跳舞,摇臀摆胯,大家哦哦直叫鼓掌助兴,尤其是女孩拍手拍的最欢。二哥来劲了,居然脱起了衣服!女孩吆喝着高喊一声:“来啊!来啊!快脱!快脱!你这个变态,你这个神经病!”

  三兄弟突然安静下来,女孩一愣不知道怎么了。二哥恶狠狠的盯着女孩,怒喝道:“快道歉!”大哥也大声道:“你在阿杰面前说神经病,就是不懂礼数,在伤害他,快道歉!”

  女孩吓了一跳,转头去看阿杰,阿杰结结巴巴的说:“没有,不用,我没事,我已经好了”

  大哥说:“阿杰有神经病,在医院里关了一年,现在回来了”

  二哥阴笑道:“是啊,神经病很可怕,会杀人!父亲就是阿杰杀掉的!”

  女孩听到杀人,明显被吓到了,看着这三兄弟,一时弄不清是怎么回事,也不知道怎么办。一阵尴尬的沉默后,女孩说别开这种玩笑了我去下洗手间,逃也似的跑开了。

  阿杰看着大哥二哥,默默的走进了另一间屋子,不停的翻找着一些陈年杂物。

  过了一会,女孩回来了,她不敢去客厅,就坐到阿杰身边,陪他说话陪他翻翻找找,每找到一个图画、照片、玩具,阿杰就说一个三兄弟的故事。终于女孩颤抖着说,阿杰,你又温柔又帅气,我很喜欢你,以后你还会约我出来玩吗?阿杰点头。但是我现在想回家了,你能送我吗?阿杰盯着女孩一会,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  刚走到客厅,就听大哥喊了一声:“阿杰,留下那个女孩!她是我们三个的!”

  “对啊弟弟,就像以前那样!你不能独吞!啊哈哈哈!”二哥狂笑着就来抢人。

  四个人扭打到一起,没一会,阿杰就被击倒,女孩也被抓住。阿杰爬起来,怒吼一声就要扑过去,大哥突然拿出一把匕首架在女孩脖子上,让阿杰别动!阿杰不敢动,被二哥上来一脚踹倒在地,一边踹一边狂喊:“我们兄弟,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!”

  女孩大声哭叫,被大哥划了两刀,立刻不敢再喊,大哥趁机把她绑在椅子上。

  阿杰抱头蜷缩在地上。

  妈妈回到家,没看到阿杰,在卧室里看到小木屋的照片就暗道不好,去车库看了看,车子果然不在。妈妈立刻驾车去追,开到加油站没油了,加油,顺便问营业员有没有见过阿杰?营业员听完妈妈对阿杰的描述,连忙说见过见过,刚才还买了一大包吃的,说要去老房子那里转转。

  妈妈叹息一声,再次驾车去追,刚来到小木屋门口,就隐约听见屋里噼里啪啷似乎有人打斗,连忙下车去拍大门,喊阿杰开门!

  屋里突然安静下来,几秒钟之后门打开了,阿杰满脸是血的走了出来,见是妈妈,一把拽着,喊道妈妈快救救那个女孩,大哥二哥要杀了她!妈妈听到这话,面色大变,进屋一看,哪有什么人?只有打烂的桌子椅子零食啤酒,洒了一地,靠窗的墙边有一把椅子,椅子上绑了一个交通指示牌!

  阿杰进屋之后,对着一个破箱子和箱子旁边的椅子就是一顿猛砸,嘴里高叫着我妈妈来了我不怕你们!砸完又去解指示牌上的绳子,喊妈妈快来帮忙!妈妈泪流满面,帮着解完绳子,就拉过阿杰柔声哄道:“儿子,没事了,大哥二哥已经被你打跑了,你看,他们不见了。”说着拿出早上阿杰看的照片,上面是一个小木屋,屋里坐着一个少年和中年男人。阿杰抬头一看,果然没有了,嘿嘿一笑:“还是我最厉害!”

  母子两个人抱着指示牌,开车回家,走到加油站的时候,妈妈说要送姑娘回家,就从后座抱出交通指示牌还回原处。

  阿杰看着妈妈去送人,很无聊,突然发现加油站边上站着一个摩登女郎,正在加油。再往旁边一看,大哥二哥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那里,正在朝自己打招呼,喊他一起杀了女郎。阿杰下车,斜靠在车门上朝他们挥手,就见大哥二哥点燃了加油站,“嘭”的一声,火光冲天。

  阿杰哈哈大笑,开车奔向大火。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