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伦僵立当场,脑中一片空白。

  “爸爸,你醒了啊?我去上学咯!”良久,一个清脆的女声惊醒了阿伦,阿伦转头去看,是个剪着齐耳短发的红衣小姑娘,十一二岁,正背着书包俏生生的站在门外。

  “我的女儿?你叫什么名字?你妈妈是谁?”

  “啊?爸爸你怎么了?我是阿秀,妈妈是李淑真啊!哎,真是,你以后少喝点吧,我先走了啊!”

  阿伦一听妈妈叫李淑真,顿时惊喜不已,原来阿真最后还是回到自己身边了!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!

  “你妈呢?”阿伦到处看。

  “妈妈……去世了啊。”

  “什么?!”

  “爸爸,你今天到底怎么了?妈妈都去世三年了,怎么好像你现在才知道一样!”阿秀一跺脚,转身走了。

  失而复得,得而复失……冰火几重天!阿伦只觉得无能为力,一股无名的痛,直入骨髓!

  阿伦呆站许久,怎么也想不起来阿真是怎么去世的?

  又是什么时候结婚的呢?

  又是什么时候生下阿秀的呢?

  ……

  阿伦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家里,行尸走肉般四处走着,最后走进一个杂物间,翻出来一个金色的人形雕塑,这是……

  奥斯卡小金人!

  上面赫然刻着阿伦的名字!

  我得了奥斯卡奖?阿伦一万个难以置信!以前做梦都不敢梦到啊!穷极一生的终极理想,就这么实现了?

  又在小金人边上找到了很多录像带,打开以后,全是阿真灿烂的笑容……

  阿伦瘫坐在地上。

  不愿意面对生活中挫折和艰难,却同时失去了这么多!没有结婚的喜悦、孩子出生的兴奋、理想实现的激动、跟妻子相处的点点滴滴……

  阿伦放声大哭!上天啊,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吧!

  “醒来吧,醒来吧,醒来吧……”突然一连串低沉的召唤在耳边由远及近的不断回响,阿伦一阵挣扎,醒了过来。

  心理医生站在床边,笑呵呵的说道:“醒了?不用上天,我就可以让你重来一次,呵呵。好了,这次深度催眠还是有用的,你再休息休息吧”

  阿伦征征的坐了半天,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!原来是医生安排的催眠治疗!是一场梦!哈哈,哈哈哈!

  巨大的庆幸填满心胸!

  阿伦开心的像一只鸟,飞啊飞,飞到出租屋,他要好好地跟阿真商量商量,未来要怎么走、明天参加同学会穿什么衣服……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