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阳光照常升起。

  阿霞准点上班,刚坐下,电话就响了,依然是滔滔不绝的侮辱和咒骂,语气恶毒而得意。阿霞满腹的委屈、恼怒,不能发作,只得在电脑上乱点来分散注意力。突然,点开了来电显示,上面有客户信息,今天的显示为王翠梅,下面是一长串的“王翠梅”。

  王翠梅……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?

  想了半天,突然脑中灵光一闪,邻居王婶的大名,不就是王翠梅吗?那个和蔼可亲十分关心自己的王婶……

  怎么会这样?阿霞无法相信这么荒谬的事情。

  但电话那头还在不停的咒骂,深感被愚弄的阿霞忍不住怼了一句:“您是因为一直独居十分寂寞才打电话骂人的吗?”

  对面沉寂了十几秒钟才平静的回答道:“是啊,除了打电话解闷,我还喜欢去看你呢。”顿了顿,似乎很遗憾的说道:“只是最近你无趣了很多呢,下个周五会有进步吗?”

  这些话仿佛一道闪电砸在阿霞的头上,瞬间把她烧成了灰烬,只剩下一个念头:她知道我是谁!就是她在偷窥!

  阿霞惊骇的久久不能言语。

  下班后,阿霞行尸走肉般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只见冷风阵阵,行人匆匆。不知走了多久,终于到了公寓楼下,阿霞十分紧张的等着电梯。

  “阿霞,回来了啊?晚饭吃了吗?今天工作还顺利吧?可以做个瑜伽解解压哦……”怕什么来什么,阿霞看着突然出现在身边却笑容可掬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的王婶,禁不住的打了个哆嗦!又想到这人不分刮风下雨,每个周五晚上都会把丑恶的胖脸印在窗户上偷窥自己,就觉得心中寒气直冒!

  阿霞不敢搭话,快步上了电梯,王婶喜笑颜开的跟了进去。在电梯快要合上的缝隙里,阿霞瞥见遥远的天边,暮云四合,红色的太阳衰弱着一瞬间就没入云山之中,而寄托美好愿望的星月却一个也没有出现。

  第三天中午,经理接到一条信息,上面写着:“今天也可以是周五哦”

  经理惊喜异常,脑中立刻浮现出一幕幕香艳火辣的情景,当下就要出门。

  妻子拦住问道,现在出去干嘛呀?

  开会。

  周五不是刚开过吗?

  老板要开我哪知道!

  可是小张说周五从来不开会啊!

  经理两眼一翻,反手一掌啪的一声把妻子打倒在地,高声骂道,小张说!小张说!小张会给你钱花?会给你那死鬼老爸买药吗?滚一边去吧!

  骂完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  妻子摸着脸坐在地上。突然电话响了,是个女推销员,说要给她一个改善生活的建议。连挂三次,还打,妻子无奈,问她有什么建议?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