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妆

  房孺复的妻子崔氏,生性善妒,严令身边的婢女不得化浓妆、挽高髻,每月也只发给她们一丁点胭脂水粉。

  一个婢女爱美,自己又买了一些,把妆化的稍微好看一点,被崔氏看见。崔氏大怒道:“你爱化妆是吧?我来给你化!”就命人用刀刻她的眉毛,然后用靛青涂抹伤痕;又用烙铁烫她的眉心,烧灼她的眼角,等皮肉烧焦卷起了,立刻用红色颜料填充伤口。等伤口的痂脱落了,眉宇间的伤痕真的像是化了妆一样。

  后记:

  人常说最毒妇人心,想想吕后炮制的人彘,再看看这个“化妆术”…真是不得不服啊。

  取香火

  杭州有个道士廖明,募集钱财兴建了一座关帝庙。神像开光的时候,满城男女都来烧香,摩肩接踵人声鼎沸。正热闹间,忽然来了一个无赖,撞开众人,大喇喇的坐在神像边上,指着神像侮辱谩骂。众人苦劝,无赖不听。

  道士说:“不要拦,让他骂,会有报应的。”话刚说完,无赖就突然倒在地上,大喊肚子疼,满地打滚,七窍流血,没一会儿就死了。众人惊骇不已,认为是关帝爷显灵,纷纷上前敬香许愿,一时间关帝庙香火大盛,道士廖明也很快富了起来。

  第二年,关帝庙内的道士们分财不均,起了内讧,就有一人告发说去年辱骂关帝爷的事情是廖明买通无赖做的,而无赖又被廖明事先下了毒酒,成了证明关帝爷显灵的引子。官府大怒,掘坟验尸,骨头果然是青黑色的,于是判了廖明死刑。关帝庙的香火随之衰落。

  后记:

  扯着神佛的幌子杀人敛财,真是可怕。与这可怕的贪毒之心相比,毒药的毒性还差的远哪。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