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鳖

  承节郎怀景元,杭州人。北宋宣和年间,暂住在嘉兴多宝寺,为蔡京之子蔡攸搜罗奇花异石、名木佳果。

  景元喜欢吃鳖,恰好手下一个兵卒精于烹饪,他在烹鳖之前,先用刀砍断鳖的脖子放血,说这样味道更加醇厚鲜美。后来兵卒脖子上生了老鼠疮,疮太大以至于抬不起头来,走路一定要伸长脖子才行。时间久了,老鼠疮不住蔓延,终于皮肉溃烂,一直烂到脖子断掉头掉下来,就像被刀砍的一样。

  怀景元从此不敢吃鳖。

  后记:

  之前看过一篇类似的故事,主角是杀猪的屠户,说他杀孽太重,出现幻觉,把猪当成人,于是猪圈里都是人在爬,肉案子铁钩子上挂的都是人;又把人看成猪,于是老母妻子俱成他刀下亡魂!

  其实有点牵强附会,比如当下,屠宰场都是流水线自动化了,难不成还能让机器着魔?

  万岁丹

  徽州婺源县怀金乡民程彬,以拦路索財、制毒药害人为生。

  他做毒药的时候,先杀死很多毒蛇埋在坑里,浇上水,再用草席盖上。一段时间以后,草席上长出了蘑菇,就采下来晒干,再掺杂在其他的药里。第一茬发出来的蘑菇,毒性太烈,容易被人发现,所以不敢用,一般用第二茬第三茬的。为了了解药量和毒性的烈度,就用青蛙来做试验,吃药之后跳的多的,毒性就小,跳的少的,毒性就大。这种毒药制成的药丸,陈彬叫它“万岁丹”。

  有想杀死仇人的,就偷偷的用数千金来买。曾经有个买药的人,误毒了其岳父,等到发现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陈彬有个弟弟叫陈正道,觉得哥哥的所作所为很不对,但是不敢规劝,就搬家到几十里以外的地方去了。

  陈彬老了的时候,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,于是不再制作毒药,别人来买,就给他假药。时间久了,买药的发现毒药没有用,也就不来买了。没了收入,陈彬很快死于贫困,唯一的儿子,也在乞讨的时候倒毙路旁,至此,陈彬绝后。

  县里有个叫董猷的说,之前有里长催租,言语之间侮辱了陈彬,陈彬一怒之下给里长下了毒。里长走了没多远,就毒性发作,头痛吐血,然后赶紧回来,趴在门口大喊求陈彬饶命。陈彬打水给里长喝,一会就好了。原来,用水就可以解毒。

  后记:

  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

  害人终害己。

  一看此君,就是个技术型人才,可惜当年没有化学之类的行业,不然可能是另一个结局。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