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皮有个许南金,胆子最大。与朋友在寺庙读书,共住一屋。半夜,北墙突然燃起了两个蜡烛,仔细一看,是个大如簸箕的人脸突出了墙壁,两眼炯炯放光。朋友吓得浑身筛糠一样,老许却慢悠悠的下了床,说:“想读书,蜡烛却烧完了,脸怪兄来得正好,可以照亮!”说着,拿了一本书读了起来。没读几页,人脸就慢慢消退,光也没有了。老许拍墙喊它回来,一直没有回来。

  又有天晚上上厕所,小童拿着蜡烛在边上照亮,突然,怪又从地上出现,对着小童咧嘴一笑。小童吓得跌倒,灯笼也掉到了地上。

  老许捡起来放在怪头上,笑着说:“正愁没地方放灯笼,脸怪兄来得好!”怪仰着脸看老许,也不动。老许说:“从前啊,有个人身上奇臭无比,没人愿意跟他待在一起,只能独居海边。谁知海边却有个人最爱臭气,天天粘着他。所以说,脸怪兄,你哪都不去,专爱在我跟前晃悠,是不是喜欢茅厕里的臭气呀?”说完拿张擦过屁股的纸糊在怪的脸上。怪狂吐不止,最后悲愤的大吼几声,甩掉灯笼不见了。

  后记:

  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莫过于我对你含情脉脉,你却视而不见。

  老许眼瞎啊,真真伤害了一个怪的心,还是那么恶臭的手段,何其残忍!说不定是个小倩变得呢?我代表几百年后的人类谴责你!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