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东是个讨债人,今天去五金店老吴家。

  到了地方一看,大门紧闭。这种伎俩见得多了,阿东也懒得去敲,拿出车后座的电锯,三下五去二就把门卸下来了。

  吓得屋里一阵尖叫。

  阿东拖着电锯,坐在店中央,面前跪着老吴夫妇。

  “再给我最后一天,好不好,东哥!我妈手术,孩子摔断了腿,实在是没有钱啊……”老吴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不停哀求。

  阿东盯着老吴,没吭声。

  “你们不能不讲道理啊,利太高了利滚利,我都还了多少了!做人不能把事情做绝啊!逼急了,我要去告你们!”老吴哀求了半天,见阿东没有反应,忽然跳起来喊道。

  阿东歪了歪头,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吴,还是没说话。

  “不如这样,东哥,我这里啊还有越南过来的货,很正宗,你要是喜欢我孝敬您一点,您看怎么样?”老吴使劲吸了吸鼻子,突然点头哈腰的谄笑起来。

  阿东还是没说话。

  “艹,阿东,都是道上的朋友,不用逼的这么紧吧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!”老吴忽然从怀里掏出来一把蝴蝶刀,斜着眼看着阿东,把刀在手里甩来甩去。

  阿东突然从椅子上弹起来,一脚把老吴踹到墙角,然后拾起电锯,向老吴走去。

  老吴躺在地上起不来,尖叫道:“我老婆!我老婆送给你!想怎么玩就怎么玩!别杀我!别杀我啊!”

  阿东走到老吴面前,把他拎起来,仔细地看了看老吴因恐惧而变形的脸,点点头,扯住他的手臂,放到墙角的冲压机上,一压,嘭一声,手掌粉碎。

  老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就见血花四溅,随后一股钻心的剧痛袭来,忍不住惨嚎起来。

  阿东放开老吴,拖着电锯出门,经过瘫软在地的老吴老婆的时候,说:“保险公司能赔不少,把欠款留好,我会来取。”

  门外的两个新手看得目瞪口呆,见阿东出来,立刻马屁如潮:

  “东哥武威啊!”

  “东哥那一脚太吊了!”

  “东哥可是这条街最帅的仔!”

  阿东恍若未闻,骑车走了。

  两个新手看着阿东绝尘而去,聊了起来。甲说:“要说心狠手辣,是吧,还是得这位”。乙摇摇头:“人心都是肉长的,哪有人天生是这样的呢,我听说啊”说着左右看了看,又压低了声音:“我听说啊,东哥刚入行的时候,比我们还菜,有一次去收鱼档的款子,被人家一哭二闹三上吊搞得心软了,还掏钱替人家垫上,结果被反咬一口说他贪了收的钱,老大差点砍了东哥的手!从此以后,东哥就成这个样子了,啥难收的钱,东哥一出马,手到擒来!”

  “这样啊,还有这档子事!”

  “我也是听别人说的……好了好了,不扯了,说正经事,你看老吴老婆怎么样,啊?能不能算点利息?”

  “先看看她男人是不是真的废掉了,哈哈”

  “哈哈”

  新手们在惨叫声中,笑着收利息去了。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