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蹬蹬蹬……”一阵脚步声响起,女人上楼来了。

  走到阿东跟前,跪了下来,开始哭,一开始是压抑的抽泣,后来是大河决堤似的号啕大哭!她抱住阿东的大腿,哭喊道:“我是妈妈啊!我是妈妈啊!”

  哭声里那种绝大的悲伤仿佛一柄百斤大锤,嘭嘭嘭砸的阿东猝不及防咬牙切齿却毫无还手之力。

  阿东想把她撵走,发现手脚不是很听使唤,想相信她……这也太离谱了!

  “噌!”

  阿东抽出绑在小腿上的匕首,撸起袖子,对着一块胎记割了下去。鲜血顺着衣服流到女人手上,女人抬头一看,尖叫一声就要扑上来,阿东推开她,递去那块长着胎记的肉,说:“吃掉它!”

  女人惊骇莫名,但看着阿东冷酷的眼神,流着泪吃了。

  阿东笑了。

  有了我的血肉,就是我的妈妈了吧?

  呵呵。

  晚上,阿东第一次收起了屋里的机关埋伏,第一次没有握着刀,第一次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,枕着女人的腿,听着女人的歌,睡着了。

  仿佛回到十几年前,那些春天,那些午后,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。反正本不属于我,就假装拥有吧。

  转天醒来,阿东迷蒙了一会,忽然跳起来,奔到客厅,看见女人正在往桌上摆着早饭,松了口气。

  吃饭的时候,阿东发现自己成了小孩,女人让他别动,一口口喂他,喂饭喂汤擦嘴……阿东真的一动也不动,任女人摆布。连续几天两人哪也没去,就呆在家里。阿东拉着女人给他介绍屋里屋外,给她讲身上的伤口,给她看他的战利品,他的机关、刀……女人话很少,只是流泪,看到阿东的伤口流泪,听到阿东死里逃生也流泪,无时无刻的不在流泪。

  阿东喜欢看她流泪。

  这天吃完饭,阿东和女人在天台看星星,女人忽然说,能找到你再看到你,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了,如果哪天我死了,就把我埋在那棵松树下吧。

  阿东顺着女人的手指,什么也没看到,沉默了一会,郑重的说道,不会的,明天我去找个工作。

  阿东真的找了个工作,送快递。白天送快递,晚上回家陪女人,周末一起去看电影,逛商场,日子过得平淡而快乐。

  大半个月以后,两个新手找来了。俩人猫在离阿东住处不远的一堵矮墙后面。甲说,东哥这么久都不来上班,电话也打不通,不会出什么事吧?乙不屑一顾,能有什么事?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,可能是藏在什么地方养伤,你想,就他那么多仇家,带伤干活,还不分分钟被干掉了!甲点点头,那这样的话,我们还来干什么呢?乙使劲给了甲一个脑瓜嘣,你TM蠢啊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!跑了怎么办?老大不要拿我们出气?再说,要是真挂了,咱早一步去他家,说不定还能搜到啥好东西呢!甲恍然大悟,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!乙嗤笑了一声,你能想到个屁!这两天咱就在这蹲着,要是再没动静就摸过去。

  过了半天,有情况了。怎么有个女人进去了?甲拍拍乙,快看,快看!

  乙抬头一看,还真是个女人,不过年纪好像比较大啊,难道东哥好这一口?

  她这是在干什么?俩人大眼瞪小眼:只见这个女人拿着电话,一边大哭大叫,一边冲到屋里乱砸乱扔……这是疯了?两个人看着挺新鲜,看了一会,见没什么新花样,甲就说,要不我们过去看看?乙点点头,嗯,说不定是捣乱的,把她抓住东哥会高兴的,说完就要起身。甲突然一把按住乙,等等,东哥回来了,他们好像认识。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