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他教同学的儿子<送孟浩然之广陵>,与胡彩兰无声有声,在海边静静守独...总是会恍惚,会回到多年前的那个金色年华。那里,有一尘不染的初恋,有引他入梦的老师,有一条波光潋滟的大河。

  当他与昔日同窗强颜欢笑,与妻子相对无言,与胡彩兰游戏“危险”...一首《前赤壁赋》无声而又自然的回荡在耳边:再无朋友醉之歌之,再无妻子倚之偎之,再无道德坚之守之。

  对似水年华的追忆,对现实生活的困倦----这是一个中年男人的人生,一如某个角落的花瓶,落满灰尘,不但不复往日的洁白无瑕,偶尔照来一缕阳光,反而更清晰的见了暗藏的裂纹。

  许鞍华导演,显然更爱影片的灵魂之一《前赤壁赋》中客人的喟叹,而不是苏子的豁达。电影里,一以贯之的,只有缓慢而低沉的音乐里那朗朗的背诵声。

  我最爱这部影片的音乐,像一朵随波逐流的落花,安静的随影片这条小河缓缓流淌——迎坡爬高,下洼就低,逢山折弯,遇石则曲,腾挪辗转,得意失意。影片中或者现实中的生活不正是这样吗?似乎变了,似乎没变,淡然处之是最好的应对。

  我爱影片的色彩,影像中满布着灰暗、单调、阴郁。无论服装,还是家里、教室、学校、酒吧、公车、电影院、小旅馆、甚至海边的着色,皆沉郁斑驳而让人觉得压抑,永远没有《向日葵》的色彩绚烂,也没有《日出》的朦胧恬淡。唯一夺人的,唯有胡彩兰:如清水芙蓉,天然去雕饰,一双美目巧兮倩兮,波光流转。她和她的衣服她的小店,迥异于周遭的世界,只要她在,天地必然增色。

  我爱影片的空间,图书馆、办公室、教室、住所、小旅馆等场所多像一艘小船上的各个低矮的舱室,陈旧、发霉、凌乱、狭窄、窒息,看上一眼,就觉得烦躁,何况二十年来身处其中,漂泊在漫漫的人生海洋里?只有与儿子谈话时回忆时,才看到了大海、长江滚滚而去的无穷无际;只有与胡彩兰从深圳归来时,才感到了火车之外的辽阔旷远。

  我爱影片的声音,男主的世界里,充满了虚假、落寞、强颜欢笑的噪音---成功朋友们志得意满的高谈阔论,落魄朋友的低声叹息,学生们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欢歌、喧嚣...让他无处可躲。于是他也只能提高音量,讲一些所谓的笑话,假装与人同流。回到家中,与妻儿却是相顾无言。胡彩兰一针见血:你说的笑话是从笑话书上抄来的吗?一点也不好笑!你的人生好累!但她的语言却很特别,语速永远缓慢,音调永远低沉,音色永远慵懒,甚至沉默的只用眼睛说话,这让人感到轻松无比。

  这种色彩空间声音的强烈对比,让我记住了男主面窗而作的背景,记住了胡彩兰的翩翩谈话时回忆时,才看到了大海、长江滚滚而去的无穷无际;只有与胡彩兰从深圳归来时,才感到了火车之外的辽阔旷远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进行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