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到这里,似乎忽略了电影的主线--感情。其实不是故意忽略,而是觉得太悲哀、无奈,不想去说,就像冬日里的阳光,太显而易见而又不甚温暖。只说两个片段吧。一是某天晚上男主抱了妻子,做了两下类似挑逗的动作,结果被回来的儿子打断,等妻子一脸希冀再回来的时候,他只是说:睡吧。一是电影院里,黑暗中他的手不可抑制的放在了胡彩兰的直白的大腿边,却不敢越雷池一步,婚戒就在影院的微光里闪闪发亮。

  欲望?感情?道德?在挣扎。

  世上有黑与白吗?或者只有一大片的灰色?

  电影的结局,男主和妻子要去看看让他们魂牵梦绕的《前赤壁赋》中的长江,然后离婚;蝴蝶找到自己的所谓归宿;盛老师孤单的死去。两代人,类似的感情纠缠,今天的男主亦是当年的盛老师,多像一个可笑的宿命。到最后,众人如岸上水洼里的鱼儿,相濡以沫,却有没有相忘于江湖?

  这部电影,与其说是在白描一段中年人的生活,不如说在诉说一段大多数人的平淡人生。所谓理想与现实,爱恨与情仇,别离与悲喜,诗歌与远方,所有的这些,统统的搅碎在一杯叫做无可奈何花落去的酒里,在人生剩下的时光中,慢慢啜饮。

  时间啊,不正是一块质地最好的画布?人总是不知不觉的信手涂抹了那么多:有浓有淡,浓的也许不是朝霞满天,是乌云;淡的也许不是暮云远山,是西风。一笔接着一笔永不停歇,直到有一天,终于笔坏了,终于没有余白了。

  后记:

  男人四十,看了男人四十,难免有些唏嘘。我很喜欢许鞍华导演,她还有一部女人四十,我没敢看,怕自己哪天会心一笑,被老婆误会。

  过日子嘛,清净最重要。

  这个电影里的前赤壁赋,我非爱的很,所以倒背如流。每当有水有月的时候,我必然会想到两首诗赋,一个是曹操的“对酒当歌”,一个就是这首前赤壁赋。曹操是大英雄,那种胸怀天下的伟大情操,只从***的诗词中感受过,可敬可畏;而苏轼,则更能亲近一些。苏把形而上的哲思与人生的幻灭完美的结合在一起,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人情怀。那是一种对整个人生、世上的纷纷扰扰究竟有何目的和意义这个根本问题的怀疑、厌倦和企求解脱与舍弃。那种人生的空漠感,相当的契合许鞍华的美学要求:质朴无华、平淡自然,反对矫揉造作和装饰雕琢,并把这一切提到了某种透彻了悟的哲理高度。

  我试着写了一首小诗,稍后奉上。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