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入血脉深处玄妙的联系,夜晚睡前的陆小空再次窥入了陆小海的记忆。

  这次看到的记忆,并不连贯,并不直接承接上次断开的地方。考虑到自身异能量不足,陆小空并没有选择回看,他借着陆小海的视角观察着他目前所处的新环境。

  眼前的房子大概是一处五进豪宅,栩栩如生的未知怪兽石像置于沉香红木的大门之前,大门上的黑色金边牌匾上刻着几个飘逸洒脱的未知文字,陆小海下了龙车,站立于这富有前世文化气息的古宅前,一时有些出神。

  他明明不该认识这些文字,但脑子里却仍是莫名其妙的蹦出了这些文字的读法和含义。

  “梅花庄。”陆小海念道。

  “小空兄弟,这里便是我们梅花庄的宅邸了,一同进去吧。”柳斌和关潇下了车,柳斌将龙车交由下人去安置,然后走到了陆小海身边说道。

  陆小海点点头,随柳斌和关潇走入了这座极富地球东方韵味的古宅之中。

  前院开阔,白色石砖铺砌的道路延伸向堂口,在两边的院角都种栽着花草,时节大概是夏季,不见多少花开,但碧绿盎然,翡翠欲滴。

  上过几节台阶,过了堂口,转进前厅,陆小海在这里被请入座。

  柳斌留下陪同陆小海一起,而关潇则先行告辞,说是要向他的师傅——这里的庄主先行禀报要事,之后他和庄主便会过来前厅,与他见面。

  不时,前厅内便只剩下守候的下人和陆小海、柳斌几人了。

  “小空兄弟,这一路来,我们也不曾问过你的出身,不知可否一问?”在下人为两人送上茶水后,柳斌端起茶杯,一边沏茶闻香,一边笑问道。

  陆小海这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,答案也早有准备,说道:“老实说,我除了自己的名字,别的都记不大清了,我就隐约记得我以前过得挺富裕的,家里还有一个弟弟。”

  是的,万事推给失忆就好了,要是说自己是某某之子,万一别人追问哪地哪村,就自己这应变能力,准露陷。

  “原来如此。”柳斌闻言便露出了同情之色,说道,“不过你以后也不用担心了,你暂且可在我们庄里住着,想来大师兄先一步去见师傅,应该是想替你说情。”

  “多谢。”独在异乡的陆小海还没有落脚点,感谢道。

  就凭柳斌和关潇救他走出千幻森林这一点,他也会对两位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人多几分信任。

  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一位面容中正、体态挺拔的红衫中年男人从前厅后走进,其身后紧跟着的正是手持折扇的关潇。

  中年男人入座主座,关潇侍于旁。

  见此,陆小海也猜到了中年男人的身份,他随着柳斌一同起身,微微躬身,有样学样的行礼,说道:“见过庄主。”

  “师傅,他就是我说的陆小空。”关潇在旁,伸手示意,说道。

  陆小海偷瞄着。

  只见庄主打量了他一会儿,不住的点了点头,然后温笑道:“不必多礼,都坐下吧。”

  闻声,陆小海和柳斌这才重新入座。

  “老夫乃梅花庄当代庄主,梅久远,听闻有奇客拜访我庄,当面一看,果真不同凡响。”庄主笑着说道。

  “在下陆小空,您客气了。”陆小海说话吐字越发流利清晰。

  一旁的柳斌见缝插针的说道:“师傅,陆小空被我们在千幻森中年男人入座主座,关潇侍于旁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进行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