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们怎么说?”

  “赵金海说会去以前的社团活动室将就一晚。”林茹答道。

  “你知道你们以前的社团活动室在哪吗?”

  “知道的,我们社团的每个人都知道。那里虽然是山洞,但里面很宽敞,还有小型发电机,连电都有,只要打扫打扫就能当秘密基地用了,我之前也去过几次。”林茹犹豫的说道,“只不过隧道出现失踪案以后,北乡山被封锁过一段时间,那个秘密基地我们就好几个月没再去过了。”

  龙嘉兴听着林茹的回答,做着笔记,又问道:“你了解你们社团活动室的来历吗?”

  “嗯,据说是以前毒贩用来藏毒的窝点,后来遗弃了。”林茹点点头。

  “你们是怎么知道这是毒贩用来藏毒的窝点的?”龙嘉兴对此十分好奇。

  林茹摇摇头,“我也只是知道,怎么确认的,应该只有老成员才知道了,但最老的社团第一届的成员现在应该都上大二了。”

  “那你知道老成员都叫什么名字吗?他们去了哪里上大学?”龙嘉兴追问道。

  林茹苦笑说:“这恐怕只有已经脱离社团,上了高三的姚飞师兄才知道了。”

  闻言,龙嘉兴和陆小空互视一眼,紧接着便寻找到了下一位目标,也就是刚才林茹所说的姚飞。

  经过一番打听,龙嘉兴确认了社团元老的位置,并在姚飞同学的帮助下,用手机联系上了正在帝都大学上大二的第一届社长。

  “啊,你说这事情我们是怎么知道的?”老社长听到龙嘉兴的问题后,他先是捋了捋思绪,然后才托盘而出,“事实上是我们在山洞里先碰见了一个刚上初中的小孩,他当时一个人在山洞里面的墙壁上画画。说来也挺奇怪的,那个小孩把我们请进里面后就跟我们讲了这个山洞的故事,然后就说‘这个地方你们要喜欢用作活动室就拿走吧’,之后他就再也没回来过。”

  “小孩?”龙嘉兴提起了声音,他有些难以相信。

  “是不是觉得匪夷所思,但这都是真的。”老社长语气无奈的回道。

  龙嘉兴神色不定,又问:“你知道这小孩叫什么名字吗?”

  “很抱歉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  龙嘉兴感谢了一番后,挂断了电话,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何队长的痛苦。

  怎么这些看似简单的案子,一层套一层的!?

  老千层饼了啊!

  “龙哥,你要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走了哈,我还没去看望我的老师呢。”陆小空见龙嘉兴正在思考,便借机说道。

  “好,你去吧。”龙嘉兴心不在焉的挥挥手。

  陆小空点点头,下楼离去。

  可就在三楼的转角,陆小空脚步停了下来。

  他看着一位站在楼梯转角的黑发少年,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。

  那少年身高不高,体型匀称,样貌清秀,乍一眼看,他属于学生群体中芸芸众生的类型,但细品,这少年有着一双浑浊如同耄耋老者般的眼睛,浑身老成而又孤独的气质让他十分别具一格。

  这双眼睛……

  一种心灵被窥视的感觉重现了,陆小空终于确认了眼前之人,正是昨日他所见的,与其相隔甚远的那位神秘少年。

  而接下来少年说的话,更是让陆小空心生惊疑。

  “陆兄,这次你来早了。”

  求推荐起飞~~~~ 本章节已阅读完毕(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)